蒙眼狂奔后星美院线关店超4成,运营方成老赖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09-04 20:52

12月10日,停牌3个月的星美控股告别了恒生指数。与此同时,星美控股的关店潮及债务危局浮出水面。


12月6日,星美控股发布公告表示,截至2018年11月30日,星美控股在国内经营约320家影院中,约140家已短暂停业,而约11家有可能将于不久后因不能支付租金而失去赎回权。星美控股的财务危机被以数据的形式公之于众。截至11月30日,其贷款未偿还本金额及应计利息分别约为34.86亿港元及2.89亿港元。本集团已收到相关贷款人之法律顾问发出的通知,要求偿还合计共约4亿港元。


据星美票务显示,北京地区影院数目为5家,分别为北京金源IMAX店、世界城店、西红门店、北京分钟寺店和回龙观店,其中,分钟寺店、西红门店和北京金源IMAX店均有售票,但上映新电影极少,场次也很少。12月10日下午,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了星美国际影院世界城店,星美影城已经关闭,沃美影城即将入驻的幕布覆盖了原来星美影城的大门。据旁边海底捞服务员介绍,星美影城“已经关了一段时间了”。


12月10日下午,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了星美国际影院世界城店,星美影城已经关闭,沃美影城即将入驻的幕布覆盖了原来星美影城的大门。


12月10日下午,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了星美国际影院世界城店,星美影城已经关闭,沃美影城即将入驻的幕布覆盖了原来星美影城的大门。


星美停牌这三个月:欠租欠薪被追债,陷关店潮,多高管辞职


9月3日,星美控股发布停牌公告。至今三月有余,星美控股仍未复牌。


12月3日,停牌三个月后,恒生指数公司官网发布公告,由于星美控股持续停牌,公司将于2018年12月7日收市后以系统最低价格0.0001港元将星美控股从恒生综合指数中剔除。除了将星美从恒生综合指数中剔除外,公司也将把星美一并从恒生指数项下的恒生消费品制造及服务业指数、港股通指数、港股通中小型股指数、港股通小型股指数、港股通中国内地公司指数及港股通非AH股公司指数等系列指数中剔除,并将于12月10日起生效。


对此,新京报记者一直试图联系星美控股方面,截至发稿并未得到相关回应。


在停牌之前,中国证监会网站披露一则市场禁入决定书,宁波圣莱达电器董事长胡宜东等人通过虚构影视版权转让业务和虚构财政补助,虚增公司收入和利润。证监会依法决定对胡宜东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覃辉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康璐采取3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自决定之日起,上述人员在禁入期间内,不得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上市公司或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


覃辉就是星美控股的实控人,其最为人所熟知的身份是曾为天上人间的老板。


停牌后,9月9日,新京报记者自星美集团官网获悉,星美系控制人覃辉发表《关于圣莱达处罚问题的情况反映》称,“这次对我的处罚,我深感委屈痛心,认为处罚过于严厉。唯希望有机会向贵委领导陈述情况,能妥善考虑,减轻对我的处罚。”此后,此事未见再有回旋,而星美的院线等也江河日下。


2018年12月6日,星美控股发布财务状况及业务营运相关公告称,根据董事会现有财务资料,集团现时尚欠足够营运资金支持其业务营运。根据星美控股未经审核管理层资讯:对若干雇员工资尚未支付总额约为1.08亿港元;若干租赁物业的租金尚未支付总额约为2.01亿港元;对上映电影的供应商尚未支付相关版权费总额约为人民币1.5亿元。


本集团已收到相关贷款人之法律顾问发出的通知,要求偿还合计共约4亿港元。


同时,截至2018年11月30日,星美控股在国内经营约320家影院中,约140家已短暂停业,而约11家有可能将于不久后因不能支付租金而失去赎回权。这意味着,其超4成门店已经停业,正常营业的不到200家。


而9月7日,多名星美影院员工向新京报记者反映,位于深圳、成都、沈阳等地的多家星美影城由于欠薪、欠物业费等原因被停业,据星美财务人员李美透露,截至当时星美仅100多家影院正常营业。


其实急剧扩张后,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星美影城拖欠员工工资的消息已在社交媒体出现,此后数月中,星美影城欠薪持续发酵,并被媒体关注。星美控股前执行董事郑吉崇曾于今年5月独家回应新京报记者采访,表示星美控股旗下数家影院拖欠员工工资、被列入失信人名单是公司在快速扩张中发生的问题,问题将逐步得到解决,这是星美经历的一个调整期。


如今,郑吉崇已辞职离开星美控股,而调整期也被泡沫破裂期取代,星美控股关店潮,债务危局终于浮出水面。


在此过程中,辞职的不仅是郑吉崇。9月14日,星美控股发布公告,执行董事兼董事会主席魏裕泰及三名执行董事郑吉崇、任晓楠、孔大路集体请辞。


9月初,星美员工内部盛传中植系将要投资星美控股,此前一直在全国做尽职调查,也一直不见动静。


其去年年度报告披露称,本公司控股股东覃辉同意为本公司提供足够资金,并在可预见未来可悉数履行其财务责任。不过,据公告,现阶段覃辉并没有向其提供进一步资金。


5月已现关店未见披露,财报真实性几何?


电影院一直是星美控股的核心资产,2017年,星美控股在扩张之路上蒙眼狂奔,2017年年报中,星美控股曾发出2018年将继续强化主营业务,全力开创中国影院2.0时代的美好愿景,并表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星美集团在中国拥有约365家影院,2290块屏幕,预计到2018年底集团在全国的影院总数将变成约450家。2018年半年报显示,星美控股在中国内地的影城数目为365家,银幕数目为2290块,较2017年年报没有变化。从财报数据来看,星美影院并未出现“关店潮”。


但在今年12月6日的星美控股公告中,关店潮却不期而至,突兀地浮出水面。


其实,早在今年5月,星美控股关店的事实已经存在。据星美票务APP显示,截至5月17日仍在营业的星美影城共计300家。对比2017年12月31日的365家,星美影城的门店数已经减少了17.81%。郑吉崇表示,截至5月19日,星美院线下共有约370家影院,其中包括正在营业的影院、以及开业过程中和停业整顿的影院。


5月15日,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了望京星美影城和回龙观星美影城两家老牌的星美影城。据周边居民透露,望京星美影城已经关门一年左右了。记者发现,通往四楼星美影城的电梯已经不对外开放,楼下的门店也已经人去楼空。回龙观星美影城观影人数寥寥,影城门口易拉宝显示,星美影城与购物中心的租赁合同已于4月17日终止,双方不再继续合作,回龙观星美影城于5月16日关闭。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上海星美影院管理有限公司、青岛阳光星美影院管理有限公司、星美影院发展有限公司、哈尔滨星美影院管理有限公司、重庆星美影院管理有限公司、南昌市星美影院管理有限公司等多家星美旗下公司被公布失信信息。


但这些信息在其2018年半年报中未见蛛丝马迹。


除去关店潮,拖欠员工工资也是星美控股的一块儿心病。据2018年12月6日星美控股发布的财务状况及业务营运相关公告来看,根据星美控股未经审核管理层资讯,对若干雇员工资尚未支付总额约为1.08亿港元。


而此前接受采访时,郑吉崇曾称,伴随收购扩张,在管理过程中出现了人员优化及沟通不良等状况。5月19日下午,针对星美影城员工工资被拖欠的问题,郑吉崇向新京报表示,这个事情(欠薪)在去年下半年开始发生,由于影视行业的快速发展,星美控股方面更多地关注到三四线城市的发展潜力,积极布局三四线城市,收购近180家门店,在管理过程中出现了人员优化及沟通不良等状况,以至于出现了员工工资缓发或者晚发的情况。


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星美控股资产总额为152.24亿港元,总负债为67.94亿港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为3.13亿港元,净利润为3.01亿港元,而2017年其净利润为负,在经营数据有较大好转的情况下,星美控股为何欠钱关店?


主要资本运作平台成都润运成老赖


成都润运作为星美控股主要的资本运作平台,曾以200亿身价出现在星美控股实控人覃辉回归A股的版图中。


2017年3月15日,成都润运与中泰创展控股有限公司、合盛一号(深圳)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东证归鼎(上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及建银国际(深圳)投资有限公司订立增资协议,据此,投资者有条件同意出资合计人民币25亿元,以换取成都润运经扩大股权合计约15.625%。星美控股拥有的成都润运股权被摊薄至84.375%。中泰创展的大股东为解茹桐,持股比例为83.65%,此次增资也为覃辉试图借助宇顺电子回A埋下了伏笔。


今年1月,上市公司宇顺电子公告称,拟由上市公司通过发行股份、支付现金或两者相结合的方式购买成都润运100%股权,作价200亿元,本次交易构成借壳上市。本次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将变更为星美圣典或星美国际,实际控制人将从解植坤变更为星美系实控人覃辉。


3个月之后,宇顺电子发布终止重大资产重组的公告,因重组标的实控人覃辉或将被证监会处罚,决定终止本次重大重组事项。9月,*ST圣莱发布公告,证监会对胡宜东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覃辉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康璐采取3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在收购之时,宇顺电子表示,成都润运从事影院投资和运营业务,是行业内排名前列的影院投资公司。通过本次交易,标的公司的影院投资业务实现上市,将拓宽其融资渠道,提升品牌影响力和整体竞争实力,实现标的公司战略发展目标。4月,成都润运借壳上市梦碎。5月18日,知情人张宇告诉新京报记者,在星美控股遭遇资金危机的情况下,成都润运宣传部已经解散,公司正常运转受到了冲击。


今年10月,成都润运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12月6日,由于诉讼原因,成都润运部分资金已被冻结。


延展


银幕持续增加,多家上市院线放映业务毛利率下滑


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以及电影行业的持续繁荣,影院行业受到资本高度关注,影院数量呈现出快速增长的趋势,各大院线陆续进入资本市场,竞争日趋激烈。


2018年9月18日,华泰证券根据上市院线2018 年中报,对院线公司的运营进行了深度复盘。由于国产片质量持续上升,所以平均票价在2018 年上半年大多有所上扬。


但是随着银幕持续增加,放映业务毛利率大多呈下滑态势,这成为当前上市院线的共性之一。根据Wind和华泰证券提供的数据可知,2013年至2018年上半年,幸福蓝海、中国电影、万达电影、金逸影视、横店影视等上市公司的放映业务毛利率,大多呈现下滑态势。


虽然扩张过快会对院线造成很大的运营压力,也可能会让公司面临负债的风险,但是银幕增长速度过慢也很容易使得公司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发展速度下降。以金逸影视为例,其扩张节奏相对稳健,近年来银幕增速均显著低于全国银幕增速。于是,在票房增速方面,金逸影视2016年至2018年上半年的票房收入均出现负增长,华泰证券分析认为:“这主要是因为全国银幕增速持续高企,对存量银幕的营收带来摊薄效应,而公司银幕增速远低于全国平均增速,新增收入并不能有效对冲单银幕产出的下滑。”


新京报记者 张妍頔 阎侠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柳宝庆 范锦春




本文永久链接:http://cul.necj.cn/info-f-15493187.htm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