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澳大利亚是如何落实增值税抵扣制度的?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06-07 07:12

澳大利亚是一个以矿产资源、农业、畜牧业及生物科技为主要行业的国家,目前,有着越来越多的中资企业进入到澳大利亚的投资领域,包括矿产资源、房地产、生物科技及农场等,中澳两国间的联系更为密切了。澳大利亚的税制主要由货物和劳务税(GST)、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资本利得税、土地税、工薪税、印花税等组成,与我国的税制具有一定相似性,由于澳大利亚主要采用的是现代税制,所以一些税收的实践值得我们思考及借鉴。

 

GST如何降低遵从成本

 

澳大利亚的GST即我国的增值税制度,虽然名称不一样,但本质是一样的,主要采用抵扣的方式只对增值部分课税。我国自2012年营改增以来,增值税改革已进入深水区,每一步推进均有一定的难度,对比中澳两国的增值税制度,有几点值得借鉴:

 

关于如何降低发票成本的问题

 

目前,推进增值税制度改革有相当一部分阻力在于遵从成本较高的问题。虽然通过抵扣的方式可以避免重复计税,鼓励专业化分工,但抵扣需要使用发票,而发票的管理成本过高,所以这对于推进增值税改革而言是较大的不利因素。

 

其实,关于这一点,美国之前已有专家研究过,美国之所以不引入增值税的原因之一,便是考虑到其遵从成本。澳大利亚的GST虽采用的是抵扣制,但它没有采用专用发票,也不需要到税务机关去购买发票,而是每一家企业有专门的ABN(Australian Business Numbers)注册号码,在企业为客户所开具的收据中会注明ABN号码及相关的税金,而这构成了抵扣或退税的依据,大大降低了遵从成本。当然,这需要有完善的征管手段及法律环境,但在信息管税的背景下,通过ABN号码所归集的纳税信息应能构成税务机关实时管理的依据。

 

关于如何降低金融业GST税收管理成本的问题

 

澳大利亚是世界上为数不多对金融业征税的国家,但其对资本利得是不征收GST税的,其仅对金融服务的中间业务收入征收GST。对于资本利得只征收资本利得税,但资本利得税并非是独立税种,需要通过企业所得税(公司税)或个人所得税来征收,实质上是通过所得税去实现对资本利得的征税。澳大利亚的公司税采用的是比例税率,因此企业的资本利得与企业的经营所得征收同样的税,此外对于非居民还有资本利得税的减免。但由于澳大利亚的个税采用的是超额累进税率,因此,个人的资本利得在超额累进税率的背景下负担的税款就会随着资本利得越多而征税越多。

 

总体而言,如果对资本利得不征收增值税,会大大降低金融行业的税收管理成本。下一步推进增值税改革中,金融业是难点,但金融业如果仅对中间业务征税显然在计税上会得到简化,因为投资所得在核算进项成本上困难较大。而中间业务虽需要计税,但作为一种服务也可以作为购买方的进项进行抵扣,抵扣链条完整。此外,从税制的基本原理上看,对资本利得征收企业所得税更为合理。

 

关于退税及免税制度

 

澳大利亚的GST既有免税制度,也有退税制度。免税制度其认为是input taxed supplies,也就是非常直白地表明所谓的免税不是真正的免税,而是进项税额不可抵扣的税金。假设不断增大增值税的免税范围,在某种意义上是鼓励更多的地下经济,因为当销项为免税时,只有当进项不交税才会降低企业的税负,而进项不交税的直接后果便是有更多的地下交易以不交税为前提来规避税收监管,后果将较为严重。

 

当然,澳大利亚的免税所适用的范围非常有限,主要以农产品为主。澳大利亚的退税制度包括两种,一是当进项大于销项时的退税制度,二是出口零税率的退税制度。后者是我国未来增值税将完善的部分,但当进项大于销项时可以退税的制度要实行确实有一定困难,因为,其还将受财政资金管理的限制以及要有规避骗税的管理手段。



本文永久链接:http://cul.necj.cn/info-f-15448960.htm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